当悲剧到来之时,
我悔恨这本可以避免
痛苦、挣扎
甚至“自残”以铭志

但伤口结痂之时,
终究还是慢慢地遗忘
可悲、可笑
究竟何时?到个头